Cardfight!! Vanguard 論壇

此處是以討論卡片遊戲Cardfight!! Vanguard為主的論壇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Vanguard少女-凰 劇場版 紅色飛龍的奇蹟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RED
VG聊天室
VG聊天室
avatar

文章數 : 471
積分 : 2988
威望 : 6
注冊日期 : 2011-05-03

發表主題: Vanguard少女-凰 劇場版 紅色飛龍的奇蹟   周三 9月 12, 2012 8:35 am

  白銀地方的一處高級住宅區。

  一棟5層樓高有著私人假山花園的透天高級住宅,一名年約12歲紫色雙馬尾的少女正在相當有少女風格的房間,一張一張的看著自己的卡片。

  少女房間的書架上,放著一個又一個的Vanguard大賽獎杯,這是少女最喜歡的爺爺年輕時經歷各種大小賽事的戰利品。

  據說,在數十年前,爺爺曾經是一名傳說中的『先導者大師』,而少女的夢想,則是像爺爺一樣成為一個『先導者大師』。

  可惜的是,少女玩Vanguard幾乎沒有贏過,甚至因為太過弱小,連同年紀的孩子們都不願意浪費時間與少女玩Vanguard,找不到人玩Vanguard的少女也不再出門玩卡片了。

  而最喜歡的爺爺,在少女年幼時就過世了,並沒有教過少女任何關於Vanguard的技巧,也沒有留下任何的Vanguard卡片給自己。

  唯一留下的,是這成銀色長方形,蓋子打開可以看見,裝著爺爺開心抱著小時候自己的合照,充滿了回憶的吊墜。

  「爺爺…為什麼沒有留下任何的Vanguard給我呢…?」

  少女從床頭拿起了爺爺留下的吊墜,按下一旁的小鈕打開蓋子,看著自己小時候與爺爺的合照。

  深深嘆了口氣,少女將吊墜順手放到書桌上,打算去書架拿本書來閱讀。

  沒想到,由於少女沒有放好,鍊子垂在桌邊的吊墜在少女轉身時摔到了地面上,"啪"一聲的散開了。

  「啊!」

  看到吊墜散開的少女心疼地拾起夾層散開的吊墜,沒想到與爺爺的合照後面的夾層裡,似乎有著一張什麼東西,少女將那張東西取出夾層,忽然發現那是一張Vanguard的卡片。

  瞬間,少女的呼吸為之一窒。

  「這個是…!」

  卡片的圖案是一條呈紅色,身體如蛇一般捲曲,不曉得到底有多麼長的巨龍,背後展開的一雙巨大的紅色翅膀,眼睛呈金色,很奇特的在這隻巨龍長著獠牙的大嘴上方還有著一張兇惡的嘴,頭頂數支紅色裝甲般長角的正中央,有著像藍寶石一般的物件。

  少女看向這張卡片的名字,想起了小時候爺爺曾告訴過自己的故事……


  「遊夜,在世界上,Vanguard有3種僅存在1張,傳說中的超夢幻稀有卡。」

  當時的爺爺將小時候的遊夜放在大腿上,溫柔的摸摸遊夜的頭。

  「『金色的不死鳥』代表著『無敵』,『藍色的巨神』代表著『勝利』…」


  而『紅色的飛龍』,則代表著『奇蹟』。


  少女遊夜拿著卡片的手,忍不住地顫抖著,這是沒有留下任何Vanguard的爺爺,留給自己唯一的一張卡……

  「『幻之紅色飛龍』……」

  傳說中的…超夢幻稀有卡……

---------------------------
---------------------------

Vanguard少女-凰 劇場版 紅色飛龍的奇蹟

---------------------------
---------------------------


  今天是假日,在伊藤伊芙的邀請下,凰妃鈴與學妹双葉奈奈,好友高橋星華一起到伊藤伊芙家開的遊戲屋『綺羅星』玩Vanguard。

  伊藤伊芙家開的遊戲屋有相當大的場地供玩家遊玩卡片遊戲或桌上遊戲,呈L型的玻璃櫃台裡放滿了展示與販售用的卡片,後方牆上則掛滿了各種彈數的補充包周邊,最新的前三彈則是放在櫃台上方可供人隨時購買。


  「我用『人魚偶像 賽多娜』支援的『首席偶像 莉薇愛兒』攻擊!」

  「那我用『藍光龍子』加上『加特林鉤爪龍』防禦。」

  由於凰妃鈴的『龍痕・帝王・終焉』加上兩張防禦者,到達28000分的力量值,双葉奈奈只有GET1次抽牌觸發,力量只到達24000的『首席偶像 莉薇愛兒』很可惜的沒有攻擊成功,不然她就能捨棄手牌的複數來發動『首席偶像 莉薇愛兒』的能力了。

  「真可惜,如果雙觸發成功,我就能讓場面3張『百慕達三角』的力量上升5000分了,果然太貪心應該給後衛的嗎?」双葉奈奈看了看場上的左右2路後衛。

  「其實也不一定的。」凰妃鈴將剩餘的手牌張數給双葉奈奈確認。

  「我的手牌防禦後還剩6張,當時我只使用了過2次觸發判定就能攻擊成功的防禦值,即使當時妳將力量給後衛,我依然能輕鬆防禦,當對手手牌太多時,賭看看雙觸發通過帶來的效益也是很重要的。」

  此時,伊藤伊芙手持放了4杯果汁的托盤走到3人身邊微笑道:

  「先休息一下吧,大家來喝點果汁。」

  「哇!謝謝妳,伊芙學姊。」伊藤伊芙端來的是双葉奈奈最喜歡的柳橙汁了,双葉奈奈伸手接過玻璃杯。

  4人都各持一杯果汁後,高橋星華從吸管小口地喝了果汁後,忽然聽到門口似乎有爭吵聲。


  「我們看妳很久沒有出來玩Vanguard,好心邀請妳一起玩,妳這是什麼態度啊?」

  「什麼叫我們不可能贏過妳,別忘了在這家店妳從來沒有贏過。」

  在店門口,兩個年約12、3歲的少女一左一右夾著一個紫色雙馬尾的同齡女孩。

  「遊夜?」

  「伊芙妳認識嗎?」凰妃鈴看著伊藤伊芙詢問。

  「是附近高級住宅區的孩子,我剛搬來時經常來問我一些Vanguard的問題,只是因為在店裡玩Vanguard總是輸,其他孩子都不想跟她玩之後,就沒有出來過了。」

  伊藤伊芙放下手上的玻璃杯,往門口走去,避免幾個孩子待會起爭執。


  「因為…我是絕對不會輸的…因為…」

  遊夜怯生生的抓住自己側背的小包包,兩名少女好奇地看著。

  「因為…因為我有『幻的紅色飛龍』的卡片!!」


  「『幻之紅色飛龍』?!」

  「怎麼可能?!」

  聽到這句話,綺羅星裡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甚至還有人手牌震驚的散了一地。

  「騙人,妳怎麼可能會有……」

  一名少女正要說遊夜怎麼可能有那張超夢幻的稀有卡,那可是只能在大百科裡看到,全世界只有1張傳說中的卡片,忽然,遊夜從小包包拿出卡盒打開,卡盒裡的第一張牌,赫然就是那張『幻之紅色飛龍』。

  「是真的…!」

  「真的是…『幻之紅色飛龍』…!!」看到『幻之紅色飛龍』的1名少女,嚇得後退兩步跌坐在地。

  「沒錯,所以我比任何人都還強。」將牌組放回小包包,遊夜走出了綺羅星的玻璃自動門,留下了兩名目瞪口呆的少女。


  「『幻之紅色飛龍』?那是什麼卡片?」双葉奈奈從來沒去看過卡片的大百科或圖鑑,好奇的問出口。

  「那是在數十年前出現的,3種全世界只存在1張的『超夢幻稀有卡』其中1張。」沒想到那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卡片就距離著自己這麼近,解說的高橋星華都不免顯得有些激動。

  「傳說中那3種卡片,金色的不死鳥有帶給使用者無敵的力量,藍色的巨神有帶給使用者勝利的力量,而紅色的飛龍則能帶給使用者奇蹟的力量…沒想到,我居然能親眼看到這張卡片的存在……」

  「什麼嘛,不就是有張超稀有的卡片就說比任何人都強了,Vanguard可是沒戰鬥到最後,誰也不能知道結果的遊戲,有什麼好囂張的。」完全不了解『幻之紅色飛龍』意義的双葉奈奈,不屑的轉頭大口喝著柳橙汁。

  「那為什麼這個孩子會有『幻之紅色飛龍』?」凰妃鈴對於這張卡片的存在也是相當驚訝的。

  「我以前聽遊夜說過,她的爺爺似乎是很久以前傳說中的一個先導者大師,她的夢想就是成為像她爺爺一樣的先導者大師。」

  「像她爺爺一樣……」

  聽到這句話,凰妃鈴平靜以久的內心起了一陣漣漪。

  自己,不也是夢想並決定著,要成為像『那個人』一樣的卡片鬥士嗎?


  此時在綺羅星的一角,一名男子正偷偷的打手機到某處,某處的接到來電的人與男子對話著。

  「大人,有消息傳回來,在綺羅星的附近,有個小女孩持有『幻之紅色飛龍』。」

  「『幻之紅色飛龍』…?這張卡居然就存在於這裡嗎…?」

  「不過傳回來的消息也說,那個『凰』當時也在現場,如果要強行掠奪的話她不可能會坐視不管的。」

  「我像是會以武力掠奪卡片的人嗎?!如果我要那張卡,我會以戰鬥的方式,堂堂正正的讓她輸給我。」

  「抱歉,大人,是我失言了…」

  正被稱為大人的,是之前在D3大賽與凰妃鈴戰鬥過,白川財團的CEO白川唯。

  「哼哼,我正缺一個可以跟妳再次對決的契機,沒想到這麼快就來臨了,這次我絕對會贏過妳,凰妃鈴。」


  在遊夜家所在的高級住宅區附近,有一座占地極大,有著人造森林步道的綠色公園,少女遊夜坐在一張長椅上,看著手中的那張『幻之紅色飛龍』的卡片。

  「只要有這張卡片,我就絕對不會輸了,這樣就好了……」

  看著這張卡的遊夜,想著爺爺對自己說過的話。

  「傳說中的超夢幻稀有卡,會帶給使用者力量…但是…」

  只會給予被卡片所認可,且有戰鬥勇氣的人……不被卡片認可反而會招來毀滅……

  此時,遊夜手中的卡片泛出了紅色微弱的光,彷彿在安慰著遊夜一般。

  或許是因為爺爺的關係,遊夜可以感覺的到,這張卡片是認可自己的,但是…自己就是沒辦法有戰鬥的勇氣,甚至會害怕地想到,如果使用這張卡還是失敗的自己……

  她已經輸怕了,疼愛自己的爺爺是傳說中的先導者大師,可是自己卻弱小的不行,如果連使用爺爺唯一留給自己的卡片都還贏不了…如果因此連這張卡片也都不再認可自己……

  遊夜不願意想,也不敢再想,將卡片放回牌組中,遊夜往自家的方向走去……


  今天在伊藤伊芙家玩的挺晚的,到家門前時夜色已經相當深了,一回到房間,凰妃鈴就看到了媽媽說在信箱看到的邀請卡。

  「白銀競獵大賽?」

  這是一場下星期周末在白銀市的『Vanguard對戰館』舉行的Vanguard競獵大賽,只有持有此份邀請卡才能進場進行對戰,不過觀眾席是開放觀戰的。

  每次對戰將只會以1對1的形式在對戰館中央進行,勝者可以繼續留在場上,敗者則必須離開,並繳回邀請卡,以及讓勝利者取走1張牌組的卡片。

  也就是說,當你能不斷的勝利下去,而一直留在場上戰鬥時,那你將可以競獵到相當可觀的卡片。

  「是誰想出來的奇怪比賽?白銀市對戰館的首領是想不到什麼好活動了嗎?」

  將邀請卡放在書桌上後,凰妃鈴解下了繫在頭髮兩側的鈴鐺髮帶,帶著浴巾走向浴室。


  很快的,一個星期過去了,今天是『白銀競獵大賽』的日子,雖然對這種比賽沒興趣,不過這個周末還蠻空閒的,無奈双葉奈奈被留下來補習,其他人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於是今天只有凰妃鈴與高橋星華一起結伴前往白銀市的『Vanguard對戰館』。


  『Vanguard對戰館』是許多大城市都會有的Vanguard設施,除了銷售與提供場地給卡片鬥士遊玩以外,最主要的目的是審核實力。

  每個Vanguard對戰館都會有一個,專攻某種勢力或國家的『首領』,每個月會有個考核的日子,與Vanguard對戰館首領進行3副牌組的3對3對戰勝利後,可以得到一枚該道館的認證徽章。

  而當卡片鬥士能收集到8種以上的認證徽章時,就能參加每年一度的『Vanguard聯盟大賽』

  Vanguard聯盟大賽的優勝者,就能夠得到『先導者大師』的稱號跟認證。


  「為什麼妃妳就可以拿到邀請卡而我卻沒有啊。」

  在車上和凰妃鈴一起在後座,往Vanguard對戰館前進的高橋星華抱怨著。

  「這比賽妳沒興趣,我可是很有興趣啊,能在場上一直喊『下一個』感覺多好,咯咯咯…」

  「可惜邀請卡是要核對資料的,不然我讓給妳也無所謂呀。」坐在高橋星華身邊的凰妃鈴微笑地說道。


  「等一下,停車!!」

  兩人正在車上閒聊時,忽然凰妃鈴大喊停車,在管家荻野停車後,凰妃鈴打開車門,往後方跑去。

  因為凰妃鈴看到在綺羅星遊戲屋見過一面,持有『幻之紅色飛龍』的少女遊夜,正被一個穿黑西裝戴墨鏡的壯碩男子抓住手腕往一輛黑色轎車走去。

  「我才不要參加什麼比賽,救命啊!」

  「既然收到了大人的邀請卡,妳就有去參加的義務,乖乖的上車吧。」

  「等一下!放開那個女孩!!」剛說完這句話,凰妃鈴忽然冒了一下冷汗,沒想到自己居然有說這句話的一天…

  黑西裝的男子回頭看了一下,叫自己停下來的是一名身穿紅色短裙旗袍,以金色鈴鐺髮帶繫著兩條及腰的黑色雙馬尾,個子只有小學生程度的少女。

  「凰妃鈴嗎?妳這時候也要去參加大人的競獵大賽吧?有什麼事嗎?」

  「這場比賽是白川唯舉辦的?」看到這個保鑣樣的黑西裝男子,加上那『大人』的稱呼,凰妃鈴已經知道這無聊賽事的主辦人是誰了。

  忽然,一隻纖細的玉臂從男子後方伸過來,雪白的手抓住男子的手腕一轉,男子便痛的放開了遊夜,之後一個轉身,一拉一帶,黑西裝的男子便被摔飛在後方。

  來的正是追在凰妃鈴後方而來的高橋星華。

  「怎麼白川家的素質真是越來越低了,連誘拐小蘿莉的事情都敢光天化日下做了?」

  一身狼狽的黑西裝男子勉強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高橋家的小姐嗎?這與你們高橋家沒有關係,最好不要多管閒事,不然…」

  「不然怎麼樣呢?這位先生。」

  聽到這帶著如親切問候的語氣,黑西裝的男子忽然冒了一身冷汗。

  這些大家族大企業的管家,基本上都是從『管家專門學院』出身,一群殺人不眨眼,動起手來最少也讓人斷手斷腳的凶狠角色。

  黑西裝男子逃也似的飛奔回黑色轎車上,但是在開車之前,黑西裝男子將一個長方形的銀色吊墜拿出車外晃兩下。

  「啊!那是爺爺留給我的!」看到被搶走的,爺爺留給自己的遺物吊墜,遊夜近乎發狂似的叫著。

  「想要回去就來這場大賽吧!!」

  只見黑色轎車加速逃逸,並留下了這句話揚長而去。


  「遊夜,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取出了一條手巾,凰妃鈴輕輕地擦擦遊夜臉上與身上的灰塵,看來被追著的她似乎跌倒了幾次。

  「妳是…?」遊夜並沒有見過凰妃鈴,對於眼前這個知道自己名字的人感到很奇怪。

  「姊姊是綺羅星遊戲屋那個伊藤伊芙姊姊的朋友喔,從她那裏聽說過一些妳的事情。」

  「姊姊?妳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嘛,我覺得我應該比妳高一點。」

  「…………」

  此時的凰妃鈴一陣無言以對,而聽到這段對話的高橋星華已經沒有辦法保持形象,掩著小嘴笑個不停。


  「原來是這樣呀?」

  一行人在高橋星華的車上,聽完遊夜所說,關於『幻之紅色飛龍』的事情。

  「嗯…雖然我得到了爺爺留給我的『幻之紅色飛龍』,但是我根本就不敢在進行卡片對戰了…如果我用這張卡還輸的話…如果連這張卡片都討厭我的話…我…我……」

  遊夜說著說著,便忍不住哽咽了起來,凰妃鈴安撫地摸摸遊夜的頭,心裡同時也感覺酸酸的,如果那時候,自己沒有『那個人』,現在的自己,是不是也會像遊夜一樣,從此對Vanguard失去信心。

  可以說,當初如果沒有她,就不會有現在的自己,不會有現在的白銀Vanguard同好社,不會和高橋星華成為好朋友,不會有更多更多,現在擁有的一切。

  「只要不再戰鬥,我就不會輸了,我有『幻之紅色飛龍』的卡片,大家都會知道我有力量…」低著頭,遊夜從牌組裡拿出『幻之紅色飛龍』的卡片看著。

  「這樣子可以嗎?」凰妃鈴露出了非常認真的表情,凝視著遊夜。

  「妳的夢想,不是成為一個先導者大師嗎?」

  「不可能的!我這種人…我這種……」眼淚從遊夜的臉龐滑落,滴在手上那張『幻之紅色飛龍』的卡片上,很湊巧的是,淚水也滴在這隻紅色巨龍的眼睛後向下滑落。

  此時,凰妃鈴心中下了某種決定,她將右手溫柔地放在遊夜抓著卡片的雙手上。

  「遊夜,將這張卡片借給姊姊好嗎?然後,用妳和我兩個人的力量一起戰鬥,去拿回屬於妳的東西。」

  「我們兩個人…一起戰鬥……?」


  很快的,凰妃鈴等人便到了白銀市的Vanguard對戰館


  在走進Vanguard對戰館之前,凰妃鈴雙手搭在遊夜的肩膀上,想起了以前那個人對自己說的話。

  「小妃,用心好好體會我的戰鬥,我的戰鬥,是為了讓妳將來能發光而存在的。」

  那時候聽到的這些話,凰妃鈴現在溫柔地轉達給眼前的女孩。

  「遊夜,用心好好體會我的戰鬥,我的戰鬥,是為了讓妳將來能發光而存在的。」


  白銀市Vanguard對戰館賽場內,此時又一個參賽者在輸掉1張卡片之後,從出口喪氣地離開了。

  「這到底是第幾場了呢?!白川小姐勢如破竹的壓勝!從出場到現在完全沒有輸過,難不成我們就要看白川小姐從第一場就出戰一路贏到結束嗎?沒有人能阻止白川小姐的連勝嗎?!」

  雖然這個主持說的會讓人有些火氣十足,可事實上的確還沒有人能成功阻止白川唯的連勝。

  「差不多該來了吧,凰妃鈴。」白川唯雙手環抱,凝視著前方對戰館賽場的選手入口。

  這時候,選手入口的大門打開,一個以鈴鐺髮帶繫著雙馬尾,穿著紅色短裙旗袍的嬌小身影走進對戰館的賽場內,而高橋星華與遊夜則走到觀眾席邊緣靠著欄杆,盡可能的就近觀看這場戰鬥。

  「哼哼…終於來了嗎,凰妃鈴,太慢了吧?今天這場大賽可是為了妳才舉行的。」看凰妃鈴走到了對面的對戰面板,白川唯雙手環抱的說道。

  「白川唯,妳這次做的太過份了,居然連一個女孩對爺爺的回憶都想奪走,不能原諒妳!!」將起始先導者蓋在先導者領域後,凰妃鈴將牌組放在自動面板上讓其自動洗牌,並設置於前方面板的牌組設置區。

  「哼哼…妳誤會什麼了吧?能不能得到『幻之紅色飛龍』對我根本就無所謂,我要的是引妳來跟我再一次正式的進行對決啊!」白川唯將一條銀色的長方形吊墜拋向對面,凰妃鈴一手接住,此時也同樣於凰妃鈴的動作,白川唯蓋上起始先導者後設置上牌組。


  在這時候,兩人的眼中都出現了變化,凰妃鈴眼中有著兩圈紅色光環彼此逆向的旋轉著,而白川唯的眼中星光閃爍地旋轉著,形成了存在眼中的小小銀河。

  同時,凰妃鈴展開雙臂,雙手燃起了彩帶舞動般的紅色火焰,跟著凰妃鈴的手飄動搖曳著

  「開.門!!」

  凰妃鈴的前方浮現出兩圈由裡至外,彼此逆向旋轉的紅色光環所形成的『門』,在凰妃鈴周圍的場景變成了一片無邊無際的火海,這是凰妃鈴的GATE能力,『熾熱之門』!

  而白川唯的周圍景像變成了宇宙的景象,四周有著大大小小旋轉著的銀河與無數的星光,代表著白川唯掌控的『原力』的力量。

  當然,景象都可以用虛擬影像裝置根據使用者的IMAGE產生來解釋,倒是完全沒有沒有人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stand up!Fight!Vanguard!!」

  兩人同時方開場上的起始先導者,雙方場上出現了巨大的卡片,從卡片中飛出了披著紅色斗篷的持斧蜥蜴,以及一隻全身漆黑,身上帶著藍邊黑豹般的獸類。

  這是凰妃鈴的陽炎起始先導『蜥蜴戰士 科洛』,以及白川唯所使用暗影的『佛爾巴烏』。


  由於這場比賽由挑戰者決定先後,在雙方調度過手牌翻開先導者後,凰妃鈴首先從牌組上方抽起一張卡片,當凰妃鈴抽的卡片離開牌組時,因為摩擦噴出大量的火花。

  「『鎧的化身 巴』RIDE!」凰妃鈴將一張卡片打在前方面板的先導者領域,並用手指按著下面卡片的一角,將『蜥蜴戰士 科洛』移動到後面的後防者領域。

  場上再次出現巨大的卡片,一身鮮紅鎧甲的『鎧的化身 巴』從卡片中飛出來,同時『蜥蜴戰士 科洛』瞬間移動的先導者『鎧的化身 巴』的後方。


  「怎麼了?」看到身邊雙手緊緊抓著觀眾席邊緣欄杆的遊夜,高橋星華伸手輕拍遊夜的背。

  「不用擔心,妃她沒有問題的。」

  「可是…她的對手好像很厲害…聽說她從這場比賽開始到現在都沒輸過……」雙手因為緊張緊緊抓住欄杆的遊夜低著頭。

  「妳要相信她呀,不是說好,這場戰鬥是妳和妃姊姊一起的戰鬥。」

  「嗯…」

  說到這,兩人繼續看著前方的戰鬥,而戰鬥也繼續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鎧的化身 巴』支援『熱角龍』的攻擊!炙焰彈!!」

  「『死亡之羽鷹』防禦。」

  從金黃色的巨龍口中噴出的巨大紅色球形火焰彈,被帶著金屬感的黑色巨鷹幻影形成的祕帳擋住。

  凰妃鈴結束了這回合,換白川唯的進攻,雙方彼此你來我往,同時也都有相當均衡的觸發與治癒出現,但較為劣勢的是,白川唯很穩定的升級到了『幻擊帝王』,而凰妃鈴整整晚了2個回合才上手,導致優勢漸漸向白川唯一方傾斜。

  『開門』之後居然會發生無法準時升上『龍痕・帝王・終焉』的情形,並且抽的卡片也相當不穩定,凰妃鈴能感覺到,這是因為牌組裡有一種強大異常的力量,造成了牌組連自己『開門』之後都有難以操控的不安定。

  「怎麼了?凰妃鈴,妳今天看起來真是狼狽啊!哈哈哈!」

  雖然都有治癒跟傷害觸發一直都有適時的出現,但對手同樣沒少過觸發,這回合再次換白川唯進攻,凰妃鈴擋的有些吃力,再次用掉了一張完全防禦的『防禦飛龍 巴利』。

  「抽牌!」

  這回合要抽牌的時候,凰妃鈴剛放在牌組上方的手,忽然感覺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強大力量。

  (這張卡片是!)

  抽起這張卡片,凰妃鈴看到了原本不應該存在於她牌組中,從遊夜手中借來的那張『幻之紅色飛龍』。

  (只要RIDE上這張卡片……什麼!!)

  就當凰妃鈴想將這張『幻之紅色飛龍』RIDE上先導者時,伸去拿卡片的手指就像碰到帶電物體般彈開,此時凰妃鈴感覺到右手隱隱做痛。

  (傳說中的超夢幻稀有卡,會帶給使用者力量,但是…只會給予被卡片所認可,且有戰鬥勇氣的人,不被卡片認可反而會招來來毀滅……)

  明明抽到了傳說中的卡片,卻沒辦法使用!!

  更要命的是還浪費了一回合的抽牌,先導者這個遊戲即使是一張手牌都會影響到一切啊!

  同時,凰妃鈴也感覺到,如果自己硬要將這張卡RIDE出場,那真的會因為這張卡招來毀滅。

  (這是你的想法嗎?『幻之紅色飛龍』。)

  不得已,凰妃鈴只好繼續以現在的形式進行戰鬥……


  兩個回合後,凰妃鈴抓到了一次機會,在攻擊後衛者成功使『龍痕・帝王・終焉』能力發動做重置攻擊,加上2次攻擊都出現了引觸發,補充了因為上回合白川唯使用『幻擊帝王』效果爆氣強攻的消耗,但至此凰妃鈴的4張『防禦飛龍 巴利』已經全部消耗掉了。


  「怎麼妃姊姊還抽不到『幻之紅色飛龍』…這樣下去會輸的…我看不下去了…」

  說到這裡,遊夜終於受不了心理的壓力想轉身離開了,她不想親眼看到,爺爺留下來的卡片就這樣被人奪走,但一隻雪白的手抓住遊夜的手腕。

  「不…其實妃她早就抽到了那張『幻之紅色飛龍』…」在一旁的觀戰高橋星華伸手阻止遊夜的離開。

  「妳沒發覺,妃她放在手牌最右邊的卡一直沒動過嗎?從她剛抽到那張卡片想做RIDE動作時,我就發現異狀了…」放開遊夜的手腕後,高橋星華握緊了自己的雙手,她能感覺到自己的雙手都因為緊張出汗了。

  「那為什麼妃姊姊不用,只要使用那張卡片的話!」

  「不是她不想用,而是她沒辦法用…妳忘了嗎?這場戰鬥不是妃一個人的戰鬥…也不只是為了妳而去戰鬥…」

  「不是妃姊姊一個人的戰鬥……」遊夜想起了『幻之紅色飛龍』的傳說。


  『金色的不死鳥』代表著『無敵』,『藍色的巨神』代表著『勝利』…

  而『紅色的飛龍』,則代表著『奇蹟』。

  傳說中的超夢幻稀有卡,會帶給使用者力量…但是…

  只會給予被卡片所認可,且有戰鬥勇氣的人……不被卡片認可反而會招來毀滅……


  「現在能讓那張卡片發生奇蹟的人只有妳啊,遊夜!」


  此時白川唯進行了這回合最後的攻擊,命中了凰妃鈴的『龍痕・帝王・終焉』。

  「妳手牌不是還挺多的嗎?凰妃鈴,還是說,妳已經放棄戰鬥了?」

  看著對面傷痕累累的『龍痕・帝王・終焉』,白川唯雙手環抱的笑著說。

  由於手牌再消耗的話,即使後面真的使用『幻之紅色飛龍』也無解了,凰妃鈴勉強的在這回合吃傷害,使傷害到達5點的底線。


  「我不會放棄的,因為,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在這個場上,還有一個比任何人都充滿勇氣,比任何人都堅強,可以創造出奇蹟的孩子正和我一起戰鬥著!!」

  (妳願意將『幻之紅色飛龍』借給我,出賽這場會以卡片為賭注的大賽,已經是妳拿出勇氣,證明自己心中地堅強的第一步啊!遊夜!)


  「哼哼…真是愚蠢,這種話等妳輸回去之後在夢裡說吧!我的回合結束了。」


  在觀眾席聽到凰妃鈴的話,遊夜雙手緊緊地抓著觀眾席的欄杆,心中充滿了全所未有的激動,以及放棄以久,那個對未來的夢想。

  「比任何人都充滿勇氣…比任何人都堅強…可以創造出奇蹟的孩子……」

  「拿出勇氣戰鬥吧,遊夜,就像妃對妳的期待!」

  心中激動著的遊夜,想起了凰妃鈴對自己說過的話。


  『這樣子可以嗎?』

  『妳的夢想,不是成為一個先導者大師嗎?』

  那時的妃姐姐,是那樣溫柔的鼓勵自己…


  「我…我也想要…想要戰鬥!!」

  雙眼流著激動的淚水,遊夜大聲地對場上的凰妃鈴喊叫著。


  「上啊!!」

  「我的…我的!『幻之紅色飛龍』!!!」


  就在這時候,從凰妃鈴的手牌,發出了震驚全場,直上雲霄般高昂的龍鳴!!

  「什麼?!」忽然間,白川唯感受到一種全所未有,不可侵犯的壓力和威嚴。

  「我等好久了!遊夜!!」凰妃鈴在這時候,將一張手牌打在先導者領域上,同時將後方的3張後衛者退場,這是由於『幻之紅色飛龍』的第一條能力,這張卡登場必須將3張後衛者作為代價退場。

  場上出現了異常巨大,不曉得多長的身體在全場盤旋著,展開的翅膀就足以撐爆Vanguard對戰館賽場的紅色巨龍,眼睛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從嘴中吹襲出紅色的氣息,很奇特的在這隻巨龍長著獠牙的大嘴上方還有著一張兇惡的嘴,頭上長著數支裝甲般紅色的長角。

  「在經過了數十年的沉寂,傳說中霸制天空的龍因為少女心中的勇氣,穿越時空再次降臨庫雷的世界!!終焉RIDE!!『幻之紅色飛龍』!!!」

  接著,凰妃鈴先使用兩張後衛者,攻擊白川唯有截擊能力的後衛者,再用『幻之紅色飛龍』對白川唯的先導者『幻擊帝王』王進行攻擊。

  「『幻之紅色飛龍』的力量是16000分,我使用『深淵治癒者』加上『衝擊波之槍』進行防禦!『幻擊帝王』的力量到達28000分,即使妳能夠能有2張觸發判定也不會通過的!!」看了一下場面上顯示的力量,白川唯使用了2張手牌進行防禦

  凰妃鈴將手放在牌組,翻開攻擊判定,翻起來的卡片發出了金色的光芒。

  「攻擊判定,GET!爆擊觸發!!我將爆擊跟力量,全部加在『幻之紅色飛龍』身上!!」

  看凰妃鈴將觸發加在『幻之紅色飛龍』身上,白川唯冷冷地笑了笑。

  「妳RIDE出了張傳說中的卡片就傻了嗎?凰妃鈴,即使2張都是觸發判定妳也不可能打得過來的。」

  凰妃鈴沒有理會白川唯,接著翻開了雙重判定。

  「雙重判定!GET!!爆擊觸發!!」這一次凰妃鈴繼續將觸翻效果,全部加在『幻之紅色飛龍』的身上。

  傳說中霸制天空的紅色之龍張開了大嘴,一陣能量凝聚之後,一發帶著電流的超龐大的黑色能量柱往前噴發而出。

  「看著吧!這就是『幻之紅色飛龍』的奇蹟!!」

  「奇蹟是不可能存在的……什麼!!」

  原本以為可以確實防禦的後衛者障壁被紅色之龍噴出的黑色電流能量打穿,向洪水一般的淹沒白川唯的『幻擊帝王』。

  「為什麼!為什麼攻擊會成功!!」一臉錯愕的白川唯看著場上不可思議的景象,如果是不能使用G0防禦,她不可能丟得出10000防的盾啊,難道『幻之紅色飛龍』真的引發奇蹟了!!!


  「『幻之紅色飛龍』其中的一條永續能力,當我手牌每有一張時,這張單位就能得到手牌數X1000的力量上升值!!」


  也就是說,原本應該是11000分力量的『幻之紅色飛龍』,由於當時凰妃鈴的手牌有5張才會到達16000分,加上2張觸發上升到26000分,再因為觸發上手而增加的2張手牌,使力量到達了28000。


  當『幻之紅色飛龍』噴出,淹沒了『幻擊帝王』的黑色電流能量攻擊消失時,白川唯的『幻擊帝王』身影也在場上消失了,原本4點傷害的白川唯翻出3張傷害判定,結束了這場比賽。


  「說吧,妳想要我的什麼卡片。」身為這場大賽的主辦人,雖然輸了,但白川唯也打算履行自己訂下的規則。

  「不用了,在外面還有人在等著我呢。」將牌組收起來,凰妃鈴轉身,走出了自己後方Vanguard對戰館賽場的大門。

  「下一次,我一定會贏過妳的,凰妃鈴…」同樣收起了自己的牌組,白川唯也從自己身後的出口離開Vanguard對戰館。


  走到Vanguard對戰館的門口,凰妃鈴忽然被人從身後抱住。

  「妃!妳真是太棒了,果然是我的摯友,咯咯咯…」

  「星華,謝謝妳,但這不是我一個人得到的勝利。」

  凰妃鈴轉頭,微笑地將一張卡片遞給跟著高橋星華一起出來的少女遊夜。

  「這場戰鬥,是遊夜的勇氣帶來的勝利啊。」

  接過這張『幻之紅色飛龍』,遊夜露出開朗可愛的笑容。


  「嗯!!」


-------------------------

  基本上這是一篇一時興起

  寫出來純粹自娛用的『Vanguard少女-凰』劇場版

  希望大家也別太嚴格~謝謝~

-------------------------

  一星期後,綺羅星遊戲屋。

  遊夜和双葉奈奈愉快地對戰著,凰妃鈴則與好友高橋星華坐在一旁一起觀戰,這時伊藤伊芙正在櫃台幫忙著店裡的生意。

  「呵呵,輸了,真是的,遊夜很厲害呢。」双葉奈奈笑著將第6張傷害放進傷害區。

  「謝謝。」

  這時,看兩人玩得很開心,兩名與遊夜同年的12歲少女走到遊夜身邊。

  「那個…遊夜,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玩呢?」

  「嗯!好呀。」


  自從那次之後,遊夜變得很開朗,也經常主動到綺羅星玩Vanguard了,雖然並不是經常獲勝,但她已經找到了那份對於Vanguard的自信。


  「遊夜。」

  「怎麼了?妃姊姊。」

  「再也不使用『幻之紅色飛龍』沒關係嗎?」

  自從將卡片還給遊夜後,遊夜就決定再也不使用這張卡片了。


  「沒關係的。」遊夜做出燦爛的笑容回應凰妃鈴。


  「因為,爺爺留給我的這張『幻之紅色飛龍』,已經給了我更多更多,『重要的東西』。」


  在白銀地方的一處高級住宅區。

  一個相當有少女風格的房間,書桌上擺著一個相框和一個銀色的長方形吊墜,吊墜裡放著小時候的遊夜與爺爺的合照,而旁邊的相框裡,則放著一張畫有紅色展翅巨龍插圖的卡片。

  溫暖的陽光透過窗戶,些微地照到這個相框上使其反光,看起來就像這相框裡的卡片,似乎正閃耀著光芒一樣。
回頂端 向下
 
Vanguard少女-凰 劇場版 紅色飛龍的奇蹟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Cardfight!! Vanguard 論壇 :: 友情分享 :: 同人創作-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