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fight!! Vanguard 論壇

此處是以討論卡片遊戲Cardfight!! Vanguard為主的論壇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Vanguard少女們 外傳 (遠神夙衣篇)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舞殷
VG狂熱者
VG狂熱者
avatar

文章數 : 121
積分 : 2252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31

發表主題: Vanguard少女們 外傳 (遠神夙衣篇)   周六 3月 23, 2013 6:41 pm

本章用來收錄各式各樣玩vanguard少女的專屬主角回合,

以別的角色作視點的番外篇,有的是過渡用,有的是補完用,有的是鋪墊用,有可能會牽涉到別的篇章的故事~~~

主要目的還是為主線作緩衝啊XD就是偷懶一下作別的YY

先收錄 笨蛋一號機 遠神 夙衣,在Vanguard神姬IRIS中暫時以路人登場


舞殷 在 周六 3月 23, 2013 6:44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舞殷
VG狂熱者
VG狂熱者
avatar

文章數 : 121
積分 : 2252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31

發表主題: 回復: Vanguard少女們 外傳 (遠神夙衣篇)   周六 3月 23, 2013 6:43 pm


Vanguard少女們 外傳 (遠神 夙衣篇)



  〝褪色了喔!笨蛋!〞

  〝呃……抱歉……〞

  〝明明說了不能有任何損毀的!〞

  一頭金色波浪長髮的少女,臉蛋只像有十五歲的女孩,也就是我,站在乾洗店店員大姐姐身前,感到十分不滿,任性地大吵大鬧著。

  〝抱歉啊,這幾套吊帶裙本來就很難用乾洗機洗的……〞

  〝那為什麼不一開始便說妳們不做生意啊!乾洗店的大嬸是壞人!〞

  〝嗚……我外表只有20歲吧……乖,大姐姐請妳吃糖果喔。〞

  乾洗店的店員姐姐從裙袋裡抓起一枚棒棒糖,帶著微笑遞了過來。

  〝大姐姐嬸嬸妳果然是壞人,想用糖果騙小衣還早著呢,說白了妳們也賠不起相同的衣服啊!〞

  我生氣地退後兩步,給了乾洗店的店員姐姐一個鬼臉,然後緊緊地抱著一個巨大的紅色圓盆掉頭跑著離開乾洗店,留下呆了一臉的店員姐姐。

  紅色圓盆的大小幾乎可以比我的雙肩還要寬闊,我左歪右倒地奔跑著,好不容易走到一所時裝店。

  〝小衣歡迎唷,有什麼可以幫到妳呢?〞

  看來已經跟店員混熟了,時裝店的店員姐姐主動地向我打招呼。

  〝小秋葉的制服依舊很帥氣喔!這次來想請小秋葉幫忙的,快幫小衣看看這幾套能救回來嗎?〞

  我將紅色圓盆放到店員身前,對店員衣著伸出姆指評價完畢後,露出擔心的表情,不斷指著紅色圓盆內的衣服。

  〝讓我看看……似乎還可以吧,就只有輕微的褪色跟摺痕。〞

  〝太好了,最愛小秋葉了!〞

  聽到好消息後,我興奮地摟著名字叫作秋葉的店員女生的頸子。

  〝嗚哇……斷氣了,快放手啦……對了,最近都沒看到小衣呢,新校的環境如何?〞

  〝還沒有正式入學呢,因為要等待一整個學年的完結唷,學校的環境不知道會怎樣呢~~〞

  我鬆開雙手,用腳跟敲著地面,抬頭邊思索邊說話,語畢,從繫在腰帶的小腰包裡掏出一張學生證件卡,上方寫著『遠神夙衣』以及『東京都女子高中學院一年生』。

  〝那麼,有妳喜歡的那種卡片對戰,一起玩Vanguard的同學嗎?〞

  〝當然有啦,就是看中全國高中大會第一的學校才報的,而且學校裡還有社團呢,聽說待會的新生歡迎祭裡有表演對戰。〞

  〝呵呵,那實在是太好了,有相同興趣的同學,相信小衣很快便會結識到更多朋友吧。〞

  〝對喔……〞

  希望能很快結識到很多朋友吧。

  〝那小衣將衣服放在這裡,先去參觀學校吧。〞

  〝再見唷,小秋葉。〞



  ……



  因為有照片的輔助,還不算感到陌生的學校風景再次映入了眼廉。

  我走進打開的大校門,有不少學生在喊歡迎的台詞,我接到一張關於Vanguard對戰表演的宣單後,朝它的所在地--體育館走去。



  ……


  巨蛋體育館的主舞台上,在一張桌子的兩則,兩名少女坐在椅子上,舞台下很多觀眾都將視線集中在直拍桌面實況的巨大屏幕上。

  像水色般的靛藍長髮飄動著,秀氣的外表氣勢正在擴張,右手操作著在桌面上的卡牌遊戲--Vanguard。

  在桌子的另一方,坐在藍髮少女對面,作為對手的,是一位金髮的少女,綁著麻花辮卻沒有那種學生的形象,而是高貴的外表,兩人同樣身穿著學生的制服。

  我走近過去,從人群中擠近舞台的最前線,在巨大屏幕上看到對戰進入了終盤,金髮少女敗給了藍髮少女。

  旁邊隨即響起激烈的拍掌及歡迎尖叫,我搖了搖自己頭髮,雙手按著了舞台的邊緣,爬了上去。

  〝喂……妳在做什麼……〞

  金髮麻花辮的少女為我的行為拋出問題。

  我點了點頭後走到她才剛站起的所空出的椅子坐下。

  〝藍髮的,可以跟小衣玩一場嗎?〞

  我感到有趣地嘴角微微撇上。

  〝雖然不應該這樣……但可以跟小衣妳玩一場喔,百合妳便先在一旁看著吧。〞

  〝嘛,隨便妳了……〞

  名字百合的麻花辮少女走到桌子的一旁雙手抱胸地俯視我跟藍髮兩人。

  〝我的名字是水堂紗音,妳呢?〞

  〝遠神夙衣。〞



  ……



  〝那麼,對戰便開始吧--〞



  ……



  在很遙遠,很遙遠的某天--

  白色的髮帶隨著帶有破碎砂石味道的風飄動著,象徵不祥的黑貓站在某人的肩膀上。

  〝難道妳現在就只有絕望!只有放棄!沒有憤怒嗎?〞

  那名黑長直少女握著拳朝著我的方向咆哮,耳朵嗡嗡作響,十分難受。

  〝因為那是事實喔……那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我瑟縮著細小的肩膀,用那泣不成聲的聲音輕聲的回應著。

  〝妳的家園被摧毀,家人朋友被欺負,這樣的事妳也能接受到的話……還真窩囊呢!〞

  〝我……根本沒有能力去改變……〞

  〝哦?妳不是庫雷三大最強族之一的吸血鬼嗎?那象徵無上倨傲以及不死的位置現在就由妳這樣隨便拋棄嗎?縱使妳是混種的,被同伴排斥多少次,妳也該有守衛種族的理念吧?〞

  〝我……當然有……可是……〞

  〝那便使用妳庫雷上的能力啊,混種吸血鬼的界限到底在哪裡!〞

  〝我……〞

  〝若果妳需要眼前這個弱小的人類少女來幫忙恢復『吸血鬼旗幟』,在恢復後,不怕被庫雷其他種族笑壞肚子嗎?這樣下去是整個吸血鬼族人都被蒙羞幾萬年,而且還會被踢出那祟高的位置。哈哈哈哈!說不定我還會帶走這面旗幟呢。〞

  〝嗚……〞

  很不甘心……

  我慢慢的握緊掛在胸前的卡片,卡片上只有單調的白臉武士,背景同樣是單調的白色。

  寂靜吸血鬼……

  〝告訴我,妳『最重要的寶物』是什麼--〞

  我身體激動地顫抖著,我抬起頭望著那邪氣眼瞳裡的那份真實--

  〝我最重要的寶物是『吸血鬼的旗幟』!〞(身份)

  〝想被奪去?還是擁有--〞

  〝……擁有!〞

  我激動地回應著……



  白色的聚光燈搖晃著--

  不,是我的視線還未能集中起來……

  我舉起左手放到抬起的頭上,眼睛從貼著額頭的手背的手指間穿過,那矇矓一片的白光終於集中成三道圓孤。

  〝我的回合結束了唷……遠神同學?〞

  〝嗯,輪到我的回合了呢……〞

  將失去的嬴回來。

  〝抽牌以及重置,然後靈魂充填一張,觀看牌組上方的卡--〞

  我拿起牌組上方的一張卡--『沉默湯姆』呢,作為最後一擊的關鍵,這牌組裡就只有1張,當然不能輕易放到最底,於是我決定放到牌組的上方。

  〝牌組最上方呢--〞

  水堂紗音用那大姐姐般的聲音描述著我的動作--

  〝欸……不能放上方嗎?CEO的能力明明有說可以選擇的說!〞

  我嘗試調侃氣氛地開玩笑。

  〝呃……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需要留意一下你放的位置而已……〞

  水堂搖了搖手微笑著,看來她誤會了我的意思啊,是我表達的不夠好吧……

  〝那我繼續了唷,呼叫『逄魔之刻的冥界馬車』,現在的靈魂有兩張冥界馬車,所以力量值上升4000點,再來用『三日月女神 月讀』支援CEO攻擊『轟動波紋 基諾比歐斯』。〞

  〝嗚……上回合用帶有觸發的攻擊擊退了『戰神 須佐之男』,破壞了配合10000支援『逄魔之刻的魔走機車』便有22000的攻擊線,現在又來一架馬車啊……雖然從剛才充魂看到這張卡便開始擔心了,現在可真是苦惱呢……〞

  水堂紗音率直地道出自己的困境,面對現在兩次2萬以上的攻擊以及一張沒有支援的『戰神 須佐之男』,大約渡過10個回合了,現在她的手牌雖然比我多,但是場面上除了先導者只有2張等級1以及1張等級0,完全算不上佔了上風。

  〝果然還是要防禦吧,『翠玉之盾 帕斯卡利斯』--掉棄1張手牌,完全防禦。〞

  〝那開始判定吧,第一張--〞

  我翻開那張被美女鬼魂所纏繞的墨鏡男的卡。

  〝沉默湯姆……居然不是觸發。〞

  〝第二張,『治癒觸發』發動,戰神 須佐力量值上升5000點,然後回復一點傷害。〞

  〝只是治癒觸發呢。〞

  站在一旁的東條百合雙手環抱著胸,讀取著這些對我來說意義不大的情報。



  我的傷害再次回到3點--

  〝接著是戰神的攻擊,攻擊後防者的『遊擊的勇氣射手』。〞

  〝又是攻擊後防者……〞

  17000對7000的攻擊,理所當然的攻擊命中了。

  〝接著是冥界馬車的攻擊,魔神機車支援,冥界馬車攻擊先導者基諾比歐斯。〞

  〝不防禦……傷害判定--

  太好了,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傷害。〞

  水堂順應著觸發的出現展露開朗的笑容,傷害停留在4點,這只不過是我不集中攻擊造成的假像而已--

  〝區區一點傷害回復了便好。〞

  只是我想讓這場遊戲能再長一點而已,能玩久一點而已--



  〝你的力量現在只是『原石』,所以便由我賦予妳用來開拓未來的十字稿。〞

  黑長直的少女從身後憑空拿出一頂巨大的黑色圓尖帽戴上,然後是一陣刺眼的光芒--

  她蹲下身,將一副牌組放到我纖細的雙手上,我只有唯唯諾諾地接過。

  〝那便事不宜遲,進行最後一場『Takaramono Game』(寶物遊戲)。〞

  〝最後一場?〞

  我不解地歪著頭,隨即她認真地回應。

  〝因為妳會勝利,妳會奪回屬於妳的寶物。〞

  〝是這樣嗎……〞

  〝現在,傳送到『斯芬克斯競技場』--〞

  看著遠方的砂礫色高塔,眼睛馬上被一層淡淡的彩色光點隔去。

  ……



  〝我記得妳說過的--正因為能被珍惜,所以它才會是『最重要的寶物』。〞

  〝嗯?遠神同學?〞

  〝怎麼了?〞

  我歪了歪頭回應眼前這名藍髮少女的叫喚。

  〝呃不,沒什麼,只是感覺妳好像神不守舍似的……〞

  〝小衣可是一直有在留意對戰的!別無視我啦!〞

  我不滿地嘟起嘴唇,隨即望了望對方的場區--

  〝咦……咦?為什麼場上突然出現這麼多單位?發生了什麼事!〞

  〝呃……我將單位都逐一Call到後防區了呀……哈哈。〞

  解釋完畢現狀的水堂順著尷尬的情況苦笑。

  〝這人是笨蛋嗎?〞〝上來搗亂然後又在發白日夢麼?〞〝我想這傢伙只為了引起前輩的注意吧!畢竟前輩們可是全國高中大會的月桂。〞

  舞台下傳來肆意的嘲諷,雖然我是不太在意,但想了想,我應該在這時候表現在生氣的表情吧。

  〝別這麼過份喔,我可是會生氣的。〞

  我再次嘟起嘴唇,裝起埋怨的表情道。

  〝呃,我們繼續吧--大家安靜一下喔。〞

  水堂紗音朝台下微笑,一些像看到偶像明星般的少女只有應聲尖叫歡呼。

  ……

  片刻場面再次進入安靜,水堂紗音先後橫置了來自左列及右列後防者的攻擊,然後我防禦了一次的攻擊讓傷害只增加了1點。

  〝嗯,那接下來便是先導者的攻擊了,『起始波紋 亞雷克斯』支援『轟動波紋 基諾比歐斯』攻擊CEO天照。〞

  〝先導者最後才攻擊--?正常都是順著後防者,先導者,後防者的攻擊吧,前輩不能放水喔!〞

  雖然我知道那張『轟動波紋 基諾比歐斯』的能力,但還是順著吐槽緩和氣氛吧。

  〝不是的……待會還有先導者的極限突破要發動啊……總而言之先決定要不要防禦吧。〞



  ……



  〝對方果然很強喔……這根本讓人覺得嬴不了……〞

  我沮喪地望了望自己的手牌,又望了望對方的場面--深紅色的巨龍屹立著身前,吞吐著火焰的尾巴,像隨時會吞噬過來般,只是礙於現在正處於我選擇要不要防禦的階段吧。

  現在,綁著蝴蝶結的黑長直少女在一旁凝望著--

  要是她沒有看著我,估計這場對戰到中段我便投降了,還能撐到後半場還真是奇蹟……

  對方的『寶物』是只要攻擊能夠命中便一定會判定到觸發以外想要的卡。

  可是現在防禦下來的話,只會讓情形更糟糕。

  『龍痕‧帝王‧終焉』,只要攻擊命中的話,便可以透過丟棄手牌另1張『龍痕‧帝王‧終焉』,來重置,再次攻擊。

  正常思維的話,那防禦便好了,那麼對方便不會判定到想要的卡片。

  但對方現在將『無畏驅動龍』升級為『龍痕‧帝王‧終焉』,透過『無畏驅動龍』的Break ride能力,上升了10000點力量值的『龍痕‧帝王‧終焉』在第一次攻擊不管能否命中都可以支付掉棄3張手牌的費用來重置,再次攻擊。



  ……根本是惡夢啊……




  我閉上眼低聲--

--如果是父親大人、母親大人,會選擇防禦嗎?



  接著我望向肩上站著黑貓,戴著巨大黑魔法使帽子,嚴然便是魔女裝扮的少女,內心如此詢問著。

--如果是妳,妳又會如何選擇?



  她的表情沒有改變,只是冷漠地看著戰場。

  ……

  突然有股風吹過我的臉龐,那是沒有砂礫的味道,只有溫柔和溫暖--

  〝不防禦呢。〞

  沒有得到答案的我將視線埋回自己的場面上--但我相信那風是從魔女身上傳來的。



  ……

  〝遠神同學……遠神同學?〞

  〝欸……怎麼了?〞

  〝妳沒事嗎……突然沒有回應喔,是在思考要不要防禦嗎?〞

  我揉了揉眼,遙遠的身影與身前的水堂紗音重疊--不,不是同一人--

  對了,我還在對戰呢。

  溫柔的風吹起,我似乎能感覺到--

  


  〝防禦不了唷……〞

  看了看處於4點的傷害區,我微笑著,靜待對方的攻擊判定。

  〝只要出現暴擊觸發妳便會輸掉了啊?!〞

  在一旁的東條百合像提醒新手般提醒。

  而舞台下是一群與我相同的學園新生,她們在為水堂紗音打氣著,然而,我也聽到一些為我鼓勵的聲音,是在同情我嗎?

  那麼便更不能輸了唷,雖然是場遊戲而已。

  〝區區兩點傷害便送妳啊!不防禦!〞

  此時來自於熱血的想法,或許是來自於血種的倨傲作風,看著手牌的完全防禦,我傲慢地宣言不防禦。

  〝既然防禦不了,那我便開始判定了唷。〞

  水堂紗音的想法--是對後輩的指教般對待和尊重,沒有表現出生氣,也沒有作出誇張的炒熱氣氛行為,翻開了第一張判定卡。

  〝重置觸發,重置『雙擊的勇氣射手』,力量值上升5000點。〞

  〝嗯,重置觸發呢。〞

  〝第二張,同樣是重置觸發,重置『人魚偶像 賽德娜』,力量值上升5000點。〞

  〝沒有暴擊觸發,果然水堂紗音妳還不夠磨練呢。〞

  在一旁的東條百合似乎在為剛才敗給水堂紗音而報仇般取笑道。

  〝哈哈……兩張觸發應該夠嗆對手吧。〞

  水堂紗音陪笑著,而我眼裡,已經看出水堂紗音在關鍵的時刻,判定是出現重置觸發的,但是--這副以『轟動波紋 基諾比歐斯』作主軸的牌組,是重視暴擊的吧?為什麼會使用這副牌組--

  果然前輩還是看不起後輩,在放水吧?--

  〝傷害判定,抽牌觸發,讓CEO力量值上升5000點,然後抽1張卡。〞

  那麼更激起我想勝利的慾念喔,紗音前輩--

  〝覺悟吧!『轟動波紋 基諾比歐斯』的極限突破發動,能攻擊的不單止這兩張單位喔,水藍軍隊的再起,CB2掉棄手牌另1張『轟動波紋 基諾比歐斯』,重置所有《水藍軍隊》的後防者!〞

  我誇張地身體俯前,裝著驚訝的表現盯著那張在閃亮著身影的水藍制服巨人,驚訝中應該是屬於興奮才是。

  〝那接下來有心理準備防禦多兩次攻擊嗎?〞

  〝前輩便不用擔心吧。〞

  〝『沉靜波紋 索迪利歐』支援『潮聲的水將 阿爾戈斯』攻擊CEO。〞

  〝『戰神 須佐之男』的截擊。〞

  〝接著是『人魚偶像 賽德娜』支援『雙擊的勇氣射手』攻擊CEO。〞

  〝『戰鬥修女 姜』防禦,加上『逄魔之刻的冥界馬車』的截擊。〞

  我微笑著將剛才加入手牌的卡打出。

  〝這個回合便結束了。〞

  我露出自認為最燦爛的笑容。

  〝既然前輩放水都這個地步,不嬴的話太對不起自己了。〞

  〝欸?呃……這孩子……〞



  我抽起了一張卡--



  ……

  〝對我或許是沒什麼意義,可是,也許對你而言,這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寶物吧?〞

  黑髮少女以即將道別的口吻述說--

  〝寶物是不該消失的,妳的也是,而我,要去尋找下一件寶物了。〞

  〝在妳身上我已經學到最重要的寶物了!所以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什……什麼嘛,怎能夠隨便從我身上取走寶物……那我走了唷。〞

  〝謝謝妳,保重唷--〞



  ……

  我將沉默湯姆橫放後,看著那握著整堆手牌卻一臉無奈的水堂紗音。

  然後--她放下了那堆手牌,翻開了兩張傷害觸發。

  〝我輸了呢。〞



  謝謝妳,魔女小姐--



  〝這場勝負我便收下了唷。〞

  我拍了拍手,站起身。

  〝呵呵呵,紗音妳的進步空間還真大呢!〞

  東條百合看到紗音的敗北後,肆意地嘲笑起來。

  〝被取笑也不生氣,這是友情的象徵嗎?〞

  〝嗯?什麼友情象徵?〞

  〝呃!沒什麼!〞

  想不到喃喃自語會被聽到,突然臉頰感到一陣熱飛過。

  羞死人了!

  〝真是一場精彩的對戰呢。〞

  水堂紗音朝我伸出右手。

  〝謝謝前輩。〞

  我點了點頭然後便準備跳下舞台。

  〝呃,不握手嗎?〞

  〝欸……什麼是握手?〞

  我疑惑地歪了歪頭,視線再次回到藍髮少女的臉上。

  〝那是表示友好的動作……〞

  〝那我們便是朋友嗎?〞

  〝嗯。〞

  水堂紗音走上前用雙手握著我的右手。

  隨即舞台下傳來一些〝很狡猾啊!〞〝我也想跟學姐握手〞之類的聲音。

  〝有機會的話再一起玩牌吧。〞

  水堂紗音微笑道。

  〝謝謝前輩的放水呢,剛才我完全不費勁便輕鬆嬴了。〞

  我報以微笑以及感謝。

  舞台下又傳來一陣喧嘩。

  〝呃……該怎樣說好呢,正式上學後可以來參加Vanguard社喔,我會跟你介紹我的伙伴們的。〞

  〝嗯,先這樣。〞

  我再次準備躍下舞台。

  〝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嗎?〞

  我的動作再次按下暫停按鈕。

  〝那個其實有樓梯的……〞

  水堂紗音指了指在不遠處的角落,我頓時感到納悶--

  〝再見了小衣,記得妳是叫小衣來著,沒弄錯吧~〞

  〝……〞

  被稱呼這個名字,我的眼眶突然濕潤起來……

  〝稱呼我紗音也可以喔。〞

  〝小音--我們會再見面的。〞

  我用力擦了擦眼睛,急步衝下舞台。

  舞台下的人在我身邊擦過時,報以奇怪的目光。



  ……



  〝呼~~跑出那個地方了呢。〞

  我慢慢將呼吸回復均勻,然後準備遠離身後的體育館。

  〝小衣,稍等一下。〞

  已經忘記今天被喊停多少次的我無力地回頭。

  金色的頭髮,背後綁著很大的麻花辮--是剛才的東條百合。

  〝還有什麼事嗎?〞

  〝參觀完畢了嗎?要我帶路嗎?〞

  我歪了歪頭,表示不解。

  〝我意思……是說你需要參觀一下學校其他地方嗎?我可以為妳帶路喔!〞

  東條百合好像生氣似的詢問我有否需要幫忙的地方……

  〝呃……不用參觀也可以……待真的入學後再參觀也不遲呃……剛才那裡不需要前輩撐場嗎?〞

  〝啊,那裡交給紗音便可以了,對Vanguard社有興趣嗎?〞

  我思考了一會兒後,輕輕地點了點頭。

  〝那跟我來參觀社團活動室總可以了吧?順帶跟妳介紹一下其他成員喔。〞

  〝嗯。〞

  這位大姐姐很照顧我呢。

  〝那,出發吧。〞

  隨即被握上了左手往學校的升降機奔去。



  ……

  〝升降機真的可以用嗎……〞

  〝現在在弄新生歡迎祭,所以可以隨意使用喔……到了。〞

  金色的麻花辮停止了晃動,打開了一扇門並讓我先走進去。

  〝部長,妳又帶了什麼玩具回來?〞

  進門後是一名紅短髮少女的叫聲招呼著。

  〝讓我來介紹吧,這位有點自戀的是見鴐佐玖,旁邊的眼鏡娘是瀨戶葉……〞

  〝喂,誰自戀了!部長!〞

  沒有等東條百合的話說完,見鴐佐玖便插嘴了。

  〝坐在窗邊喝茶的是咲,神代咲,我們學校的排行榜實力第二喔。〞

  〝切!只不過是嬴過水堂學姐而已……〞

  坐在一旁的見鴐佐玖似乎不太滿意神代咲的地位。

  〝我先去泡茶……〞

  綠髮圓眼鏡的瀨戶葉走進了部室對內的房間。

  〝妳可以對在場所有人都用暱稱喔,小衣。〞

  〝欸?〞

  我訝異地望著金髮麻花辮的少女。

  〝來叫一次吧,百合。〞

  〝……小百合。〞

  我有點興奮地叫喚她的名字。

  〝帶了個跟笨蛋一樣的新生來,有什麼用啊。〞

  一旁的紅短髮少女不滿叫道。

  〝哦,在妳眼前的對手可是很輕鬆地擊敗了紗音喔。〞

  〝什麼?!〞

  小佐玖驚訝地從沙發上彈了起身。

  窗戶旁的咲的目光也被吸引了過來。

  〝呵呵,那是小音放水啦。〞

  我將我的想法坦白出來。

  〝出現雙重置觸發的時候,便代表紗音在認真了。〞

  小百合突然解釋道。

  〝咦?是嗎?〞

  我這才驚覺到後表現出驚訝的表情。

  〝那要來玩一場嗎?〞

  小佐玖不懷好意地笑著掏出卡片盒。

  〝那便陪她玩玩吧,小衣。〞

  小百合像批准可以火力全開似的,於是隨便地跟小佐玖玩了幾場--

  ……

  〝起手牌居然這麼爛……居然是1張等級1跟4張等級0……〞

  〝這邊的手牌倒是很不錯喔。〞

  ……

  〝傷害判定--不是治癒啊……可惡,是運氣差而已,再來一局!〞

  〝可以哦。〞

  ……

  〝起手牌又這麼爛……〞

  〝沒有卡等級便很好了,不是嗎?……〞

  ……

  〝又輸了……再來一局!〞

  〝這次妳的觸發比小衣出現的還多喔。〞

  ……

  〝這次要讓妳好看!攻擊判定,等級3的『破壞龍 黑暗霸王龍』,發動先導者『餓龍 戰鬥霸王龍』的極限突破,選擇1張後防者退場,然後力量值上升10000點!〞

  〝欸,那只要再出現一張觸發攻擊便會通過了?〞

  此時咲的目光再次移動到這邊。

  〝雙重判定,沒有……觸發?!〞

  〝呀啦啦,小佐玖很利害喔,可惜攻擊始終沒通過呢。〞

  我苦笑著,而小佐玖已經無力地攤坐在她身後的沙發上。

  〝已經五連敗了唷,還不放棄嗎?〞

  小百合在一旁嘲笑著。

  〝嗚……我的排行不會跌到第4吧……〞

  〝好啦好啦,先來喝杯茶吧。〞

  瀨戶葉端著茶走近,我將茶几上的卡片收拾好。

  〝來,先喝茶吧。〞

  我接過茶後,一瞬間的炙熱感讓手中的茶杯不得不離開--



  ……



  〝妳這個混種吸血鬼,穿這種破爛布衣便最適合妳了!〞

  像沼澤或是濕海綿之類的布料在身上發出啪滋啪滋的聲音。

  〝嗚……很噁心!〞

  〝哈,妳根本沒有純種吸血鬼那份高貴,只是低賤的綿羊而已,而妳的母親將會成為我族的罪人!〞

  冰冷又咄咄逼人的男聲音在陰暗又潮濕的地下監獄裡傳出回音。

  然後,那個男人關上了地牢的鐵門--



  ……



  〝嗚啊!我的新制服!我的新制服!〞

  我抓狂地將茶几上紙盒裡的紙巾逐一抽出,在制服的棕色污漬拼命擦拭。

  〝抱歉啊……沒大礙嗎?〞

  〝當然有啊!〞

  看著弄髒的制服,我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此時小百合走上前摸了摸我的頭。

  〝看來妳很重視這套制服呢,先換上我的後備制服吧。〞

  〝謝……謝謝。〞

  比任何人都要重視衣服呢--

  我真是--笨蛋--



  ……



  〝我居然……輸掉了?〞

  換上了小百合的後備制服後,出於小百合的主意,讓我跟瀨戶葉以及咲都對戰一局,跟葉的一場很輕鬆便嬴下來,而面對咲的這一場,我卻意外地輸掉了……

  仿佛一切都被看穿似的--這人比這裡其他人都要強好幾倍,若要比較就是太陽跟月球的分別吧!而我只是小小的火星。

  〝謝謝妳的對戰,很有趣的作風呢。〞

  〝作風?〞

  一旁其他人都與我同樣歪頭作出不解。

  〝影響對方起手牌的配給制度,雖然不會影響對方的升級順序,但卻大大影響了對方的戰術以及靈活度,一來作出封鎖速攻的防禦,二來給了自己有利的先搶傷權利,而且還有隱藏的底牌不使用呢,從剛才到現在都只在玩耍。〞

  〝……〞

  只對戰一次,便猜中我的寶物--『絕對的路標』,而且我也沒有刻意使用,應該不明顯才對……

  而且還有那張卡……還沒使用……

  像看到我驚訝的表情而作出回應的小百合打開話端。

  〝似乎小衣很驚訝呢,咲就是擁有那種過人的觀察力以及判斷力,實不相瞞,這裡就只有我嬴過咲喔,哈哈哈。〞

  小百合將左手放在嘴前放聲笑著,表現得很洋洋得意。

  〝呵呵,感謝前輩的指導喔。〞

  我附和著小百合的笑聲一起笑著。



  ……

  

  小百合最後擅作主張地為我送到校門。

  〝不要緊喔,制服的事往後再來還給我吧。〞

  〝喔……好的……〞

  雖然不太及身,但莫名感到溫暖的感覺。

  〝我們會再見一百次的!〞

  〝呃哈哈,一百次是什麼說法啊……再見了呢,小衣。〞

  看出小百合那高傲的性格,卻熱心地照顧新人--

  小紗音客氣大方的性格,每一處都遷就著別人--

  咲神秘的實力更令人期待下一場交手呢,我一定會嬴妳一百次的!



  我抱著自己的制服,往小秋葉的服裝店的方向走去。

  〝再也不去乾洗店了,嗯哼。〞

  我閉上眼睛,為腦海寫下了今天的日記。



  ……



回頂端 向下
 
Vanguard少女們 外傳 (遠神夙衣篇)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Cardfight!! Vanguard 論壇 :: 友情分享 :: 同人創作-
前往: